从顶流到垫底:诺安基金“赌徒”蔡嵩松溃败

  • 从顶流到垫底:诺安基金“赌徒”蔡嵩松溃败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上理财
摘要

导读:3位数收益率、18个月内基金规模翻30倍——过往的惊人营业额,令蔡嵩松,这位诺安基金上任不到4年的新生代基金经理,一跃成为“网络红人”。不过,让蔡嵩松真的出圈的,还要数那句“挣钱喊蔡总、亏钱骂菜狗”——其剑走偏锋的操盘风格,与在两次重

导读:3位数收益率、18个月内基金规模翻30倍——过往的惊人营业额,令蔡嵩松,这位诺安基金上任不到4年的新生代基金经理,一跃成为“网络红人”。不过,让蔡嵩松真的出圈的,还要数那句“挣钱喊蔡总、亏钱骂菜狗”——其剑走偏锋的操盘风格,与在两次重大回撤之下逆势加仓的激进方案备受争议。现在,蔡嵩松旗下的诺安成长基金在相同种类4000只基金中垫底,蔡本人也几乎被诺安“打入冷宫”。坚定投资风格本无可厚非,但业内人士亦向财熵指出,价值投资也要考虑现实问题。

诺安基金经理蔡嵩松,图源互联网

作者:林乐诗

本文首发于公众号:财熵(ID:caijingshangye)

“不要挣钱了叫我蔡总,亏了钱叫菜狗”,2021年,一条来源不明的帖子,令“蔡嵩松”这个名字在基金界彻底出圈。

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诺安基金经理蔡嵩松澄清,该帖子“非本人所发”。但这句话,还是真实地刻画出了基民对基金经理的“变脸”态度。

5月十日-11日,伴随A股半导体板块暴力反弹,蔡嵩松旗下重仓韦尔股份(603501.SH)、兆易革新(603986.SH)等半导体龙头股的基金商品——诺安成长混合基金(下称“诺安成长”)“久旱逢甘霖”,基民讨论区也见证了一场从“菜狗”到“蔡总”的反转。

当然,还有相当一部分基民关心的是,在历程了长达10个月的阴跌后,手上的诺安成长还有多长时间才能解套;与,目前是否应该趁反弹尽快“割肉”。不少当初自诩为最坚定的诺安“铁粉”,现在正把蔡嵩松的基金视为烫手山芋。

5月14日,标志着蔡嵩松全方位接手诺安成长将满两周年。这只将蔡嵩松捧红的基金,曾让他登上神坛——历史营业额中高达3位数的收益率、18个月内基金规模翻30倍的吸金能力,是最亮眼的勋章。而蔡嵩松在这只基金上“剑走偏锋”的投资风格,又令其一边走红,一边承受骂名。

不过,这两年扮演蔡嵩松“坚实后盾”的基民们,收益却没跟着基金“成长”起来。财熵粗略统计,假设一年前持有这只基金到今天,中途没加减仓操作,账面收益仍倒亏约13个点;若两年前持有到今天,本金也尚未打平。

蚂蚁财富显示,诺安成长近1个月、3个月、6个月的排行榜,在相同种类约4000只混合偏股基金中,近乎垫底。

诺安成长的净值走势图&历史营业额排名,截图自蚂蚁财富,财熵标注

这份失落,还体目前,诺安基金曾大力将蔡嵩松推向C位;但近期半年,公司好像在刻意压低其存在感——公司官方网站的基金界面上,蔡嵩松的诺安成长、诺安和鑫“藏”在数十个基金商品的后排;诺安官微对公司旗下十大基金经理的推广,蔡嵩松及其商品在被折叠的第十个。

“成王败寇”,资本市场亦是这样。昔日高高在上的蔡嵩松,现在跌下神坛,渐行渐远,背影看上去孤独而落寞。

“做最锋利的矛”

金丝圆框眼镜,倒三角山羊胡,清爽寸头,这副极具辨识度的面孔,是蔡嵩松成为“网络红人”基金经理的“硬装”。

诺安基金经理蔡嵩松 图源互联网

当然,假如蔡经理没碰上2019年初那次契机,可能就无缘后来的成名,与和数十万基民的交集——2019年2月19日,刚完成基金经理身份转变的蔡嵩松,开始和诺安基金另一位资深基金经理王创练一同管理诺安成长。

这后来被证明是一次“独立”前的排练。15个月后,2020年5月,王创练退出,蔡嵩松成为诺安成长的唯一操盘人。期间,蔡嵩松还全方位接手了另一只基金——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,接手的路径和诺安成长几乎一样。

任职一年基金经理便挂名两只基金,彼时,如此的晋升速度,对于蔡嵩松如此一位投身资本市场仅2、3年时间的新人来讲,真的是奇迹。要了解,蔡嵩松进入金融行业算是跨界——在入职诺安之前他是券商研究员,再之前他从事的工作更是和钱几乎没什么关系——先是在中科院深造芯片设计,后在国内一家半导体公司从事实业研究。

“我是幸运的,可以在刚出道时就遇见市场风格和自己能力圈高度契合的市场。”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蔡嵩松回忆道。

蔡嵩松在半导体范围深厚的专业背景,为投资锻造了“既深又窄”的能力圈——所以,毫无悬念,一上任,他就对诺安成长进行大换血,将原先的大盘蓝筹统统剔除,以高达10倍的换手率将仓位集中于半导体。

数据出处:每天基金,财熵整理

蔡嵩松的投资框架是“1+2”:“1”是顶层指导思想,也就是国家策略支持的方向;“2”指的是5G和科技国产替代两条主线。他不只一次在公开场所说过“要做科技界最锋利的矛”。最锋利的矛,意味着进攻性最强,意味着机会一旦出现,就全力一搏。

假如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蔡嵩松的投资风格,“激进”,应该是最贴切的。蔡嵩松算是相同种类基金经理中较为激进的几人之一。这体目前两个方面:持续的高仓运作,押注单一。

第一,和其他偏股混合型基金横向相比,诺安成长仓位的行业集中度和股票仓位水平都偏高。依据兴业证券数据,偏股混合型基金的仓位水平为八成左右。而财熵发现,诺安成长的股票仓位在过去两年变化不大,大部分时间里都高于90%。今年一季报显示,仓位水平为92.52%,仅留下约7%的现金作为备用。

第二,蔡嵩松的“弹药”,主要瞄准半导体行业。一季报显示,诺安成长超九成的股票仓位,绝大多数集中在这一范围,行业集中度达到84%;此前8个季度,超85%的仓位都配置在半导体行业。这和其他将股票分散在制造业、金融、房产等行业的混合偏股型基金形成鲜明对比,相同种类基金的行业集中度仅为60%。

另外,诺安成长的股票集中度也相当高,甚至可以说,蔡嵩松重仓的不是一个半导体行业,而是数只半导体股票。财熵从每天基金的数据发现,今年一季度,诺安成长前十大重仓股,合计占基金全部股票市值的占比(股票集中度)高达77.16%,而相同种类商品的平均值仅为55%。

数据出处:诺安按期报告、兴业证券研报等公开资料,财熵整理

前海开源基金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、央视特约评论员杨德龙向财熵讲解,“基金经理分两种,一种基金经理是自上而下选股的,他们可能做过宏观方案研究,通常比较擅长判断市场大的方向和进行仓位控制。”而蔡嵩松则是第二类,“主如果自下而上地进行投资,他们可能是行业研究员出身,比较擅长在某个行业中选择一些增长潜力较大的个股,仓位上一直维持高水平,极少做仓位管理,或者说仓位变化非常小。”

“这各有优势和弊端,”杨德龙进一步点评,“对于押注赛道的基金经理来讲,本身对这个行业比较知道,又坚定地看好这个赛道,那样,当赛道涨的时候,就会有比较大的上涨幅度;但当行业出现下跌,尤其是出现系统性风险的时候,总是是躲不过下跌的。由于坚定看好的基金经理,会一直接近满仓运行,所以下跌的回撤也会比较大。”

类似状况,不幸在蔡嵩松掌管的基金上应验。

“初代网络红人”的失落

蔡嵩松踩中了两次半导体板块的上涨行情。

首次,2019年到2020年年中。2018年美国对中兴(000063.SZ)推行制裁,2019年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。这让市场初次意识到,缺芯、缺少自主可控技术会令国内科技企业这样被动。随着而来的是贯穿这一时期,整个半导体板块的腾飞、牛股频出——6倍的汇顶科技(603160.SH)、7倍的兆易革新、10倍的圣邦股份(300661.SZ)……而这类,无一例外都是蔡嵩松所重仓的股票。

2019年2月,几乎也是蔡嵩松接手诺安成长之后,该基金的净值出现第一波暴力单边反弹,趋势延续了15个月,基金营业额暴涨至200%。这样惊人的挣钱效应惊动了基民,诺安成长规模从3亿激增至2020年12月底的327亿,翻了100倍。

财熵制表

第二次,2021年春到2021年年中。期间,一边是日当地震、美国德州雪灾、马来西亚因疫情“封国”,这类芯片生产重镇的停摆,与近几年8寸晶圆厂的关闭,直接致使了供给端的缺货;另一边是汽车电子、5G商用、VR传感器等新兴技术商品开始爆量,对于芯片的需要井喷。重仓半导体的诺安成长,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疯涨了73%。

诺安成长历史净值走势,图源Choice数据,财熵标注

但盘桓在这两次暴拉行情之间的,是两次同样长达数月、力度匹配的痛苦回调:

首次,以2020年7月16日“巨无霸”中芯国际(688981.SH)登陆科创板为见顶的吹哨信号,资金抢跑。当日20只半导体股票跌停,诺安成长也直接跌了8个点,随后半年内回撤超30%;

第二次的阴跌,受整体宏观市场情绪触发,成长赛道杀估值、杀营业额,抱团股遭到冲击。2021年8月到今天,诺安成长最大回撤达到49%。

财熵从申购数据发现,诺安成长的基民,大部分在2020年3月-12月期间建仓。这刚好是介乎首次大涨马上见顶,与首次回调马上结束之间,建仓本钱大多在1.7-2.1元。根据最新(5月11日)的收盘净值1.44元计算,不少人到今天还没有回本。

“两年拿了个寂寞”,有人在诺安成长的讨论区如此说道。当然,假如算上期间基金净值那刺激而又折磨人的疯涨狂跌,这两年其实一点也不寂寞。

令基民们“意难平”的是,在两次重大回撤之时,蔡嵩松对半导体仍然显示出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态度,丝毫没减少股票仓位的意思。

在2021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,蔡嵩松被问及是否会适合对仓位做出一些调配,彼时诺安成长刚刚遭遇首次重大回撤。蔡嵩松表示“一直没对我们的投资方案产生怀疑”,并指出,身边给出的弥补建议,比如进行适合波段操作、配置些云计算标的,都“有损锐度”。

在今年3月公布的诺安年报中,蔡嵩松再一次坚定看好:“目前还远未到担心行业景气周期结束的时候,出现分歧的时候正是需重视和布局的时刻”。而彼时A股市场悲观情绪十分浓厚,低迷的半导体行业也未出现反转的明显拐点。

而在最新的一季度报告中,蔡嵩松表示:“现在不少长期具备竞争优势的优质公司估值已经跌至历史低位,到了买入性价比非常高的阶段。买入这类优质核心资产,可能要承受短期阵痛,但长期看总是具备较高的收益”。

所谓的“短期阵痛”,现在已经显现。押注半导体单一赛道的诺安成长,近期一年都没跑赢半导体指数,后者的管理费率还更低。

诺安成长未能跑赢半导体指数,图源Choice数据

一季度,诺安成长的净申购大于赎回规模,然而基金规模依旧下跌,说明两点:一,诺安成长对新客已经没太大吸引力;二,申购量可能来自原来的基民,他们在“含泪补仓”。

当然,此前诺安也对投资者发出过高风险提示。在一次采访中,蔡嵩松表示,期望投资者自己做好资本配置,将其他资金放在“盾”上。

基金经理这样苦口婆心的提醒,是否意味着可以对重大回撤免责?

杨德龙向财熵表示,“公募基金的风控通常没硬性约束,风控需要主如果依据合同的需要来控制仓位。譬如说有些基金有最低仓位的需要,不可以低于60%的定金等。混合基金的仓位相当灵活,主要还是靠基金经理来进行风险的控制。”

然而,在市场回撤期间,蔡嵩松好像没采取事后弥补的手段,其旗下的基金,也没像中欧基金葛兰、易方达基金张坤这类明星基金经理一样,限制申购额度或途径。

价值投资存阻力

蔡嵩松这样集中于半导体这单一行业的操作,非常难不被认定为是“赌博”。然而他一个人却不这么觉得,其在公开场所多次称“半导体是将来5-10年景气度最高的行业”。

诚然,“坚持投资风格不漂移”是一个出色的基金经理应有些素质,“长期主义”,即选择好行业、好公司来坚守,也一直为投资界所推崇。但实质操作中,也要考虑现实问题。

财熵发现,诺安成长的持有人结构很“极端”——截至2021年年底,个人投资者(散户)持有97.39%的份额,堪称散户大本营;机构持有比率仅为2.61%。

管理一只“非理性投资者”占绝大部分的公募基金,蔡嵩松的长期主义能否坚持到最后?

杨德龙向财熵提到了“中国特点价值投资”的定义:“我感觉在中国做价值投资,不只要选好行业、好公司,还要有个好价钱,还要针对A股大幅波动的特征,适合地做中长期的仓位管理。根据这种方法坚持长期主义,才可以既考虑到顾客的体验,预防在顾客在大幅回撤中被动割肉、卖出基金,也才可以通过配置好行业好公司,获得长期最好的回报。”

蔡嵩松在多次采访中提及,他喜欢长跑,“投资和马拉松是相通的,只有调整好不同阶段的配速和状况,才能以一个相对很好的成绩跑到终点”。

在实质投资中,蔡嵩松不是没调整过方案,但主要集中在他的另一只基金商品——诺安革新驱动。

每天基金信息显示,一季度诺安革新驱动几乎将前十大重仓半导体龙头股全部换血,大举杀入互联网安全、数字货币、东数西算等题材。其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卫士通(002268.SZ)、旗天科技(300061.SH)、数字认证(300579.SH)、京北方(002987.SZ)、新国都(300130.SH)等,这类重仓股总持仓比率为54.66%。

在一季报中,蔡嵩松并没讲解砍仓半导体是什么原因,但指出加仓计算机板块,是来自于政策东风——2022年初国务院发布的《“十四五”数字经济进步规划》,数字经济被提高到国家策略高度。

有人不禁质疑:历程回撤重压后,“固执”的蔡嵩松终于要换赛道了吗?

无论怎么样,这是蔡嵩松拓展能力圈的一次全新尝试。尽管暂时没带来好收获——前述股票在3月上半段深度下跌,拖累诺安革新驱动大幅回撤,最大回撤达到近57%。

应该注意的是,诺安革新驱动的打法和诺安成长有所不同。第一诺安革新驱动的规模较小,仅为2.63亿,等于诺安成长超250亿规模的一个零头。这意味着前者调仓可以愈加灵活。

第二,财熵从换手率、仓位等数据也发现,诺安革新驱动的仓位变动很频繁。依据Wind仓位估算,今年二季度仅1个月的时间,诺安革新驱动就进行了三次调降仓位:先是4月1日将仓位降至78%;仅一周,4月7日又将仓位升至92.82%;随后几日,仓位水平保持在80%-95%之间;然而,4月22日,仓位第三大幅调降至69.66%。

“看一个公司,非常重要的一个是它的赛道是否够宽够广,景气度是否够高,将来延续的时间是否够长”,蔡嵩松曾如此介绍我们的选股逻辑。但显然,对于这个上任不足4年、实质操盘仅3年的新生代基金经理来讲,还要由时间来验证其看法。

“对于新生代基金经理来讲,没经过完整的牛熊周期,也没历程过像2015年股灾、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下爆发的系统性风险这类考验,所以对于市场的判断会偏乐观。”杨德龙进一步指出,“他们可能还是要经过这个市场的熊市,感觉到市场的残酷性后才会有切肤之痛,才会真的掌握控制回撤。”

问题是,诺安基金会给蔡嵩松一个重新证明我们的机会吗?返回搜狐,查询更多